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明星新闻

《虎啸龙吟》热播 王洛勇演诸葛亮好评无数

时间:2018-01-13 08:41: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邵毅   责任编辑:魏巍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记者 邵毅  《虎啸龙吟》无疑是当下最火的电视剧,这部以曹魏视角叙述后三国时代历史的历史剧,获得了播放量与口碑的双丰收。无论是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还是第一部中饰演曹操的于和伟,剧中许多角色都让不少观众眼前一亮,圈粉无数,其中老戏骨王洛勇饰演的诸葛亮则更是收获了无数的好评。在不久前,王洛勇用英文声情并茂地朗诵千古名篇《出师表》的视频悄然走红,甚至火到了国外的视频网站上。许多“歪果仁”争相模仿,还有诸葛亮的法国“小迷弟”用法语模仿诵读《出师表》。   苦练英文发音闪耀百老汇舞台   标准的英文发音,饱含深情的语调,极具磁性的嗓音,英文版《出师表》大火的背后,则是王洛勇在百老汇舞台锻造出的深厚的英文台词功底。“因为我出演过这个角色,能理解他的内心世界。又把莎士比亚戏剧中台词的特点融入了进去,而这实际上跟我在百老汇多年的表演是分不开的。”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能让外国人对其英文功力做出褒奖的王洛勇曾经因为英文发音而被取消奖学金,一度无法登上百老汇的舞台。   1985年,王洛勇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在校期间优异的表现使他获得了留校任教的机会。在一次艺术节活动上,王洛对百老汇的舞台产生了向往。同年,路易斯安那大学戏剧学院给了王洛勇6000美元奖学金,他立刻辞了工作前往美国。可是到美国的第四天,他就因英文发音问题被取消了奖学金。1986年的圣诞节,为省下1美元,王洛勇徒步走到了百老汇。   回想起初到美国时的往事,王洛勇依然唏嘘不已,语言成了横亘在他和百老汇舞台间的一条鸿沟。与普通人印象中的英文不同,因为要登台演出,所以对于演员来说英文发音要极其准确,这对不以英文为母语的王洛勇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怎么办?练!那段时间,百老汇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成了他的老师,“无论是演员、场记还是保洁人员,我都会去跟他们学习怎么发音。”甚至于他还用口含红酒木塞的形式练习英文中的元音,用含着钥匙的方法练习辅音。   1995年7月4日,王洛勇以《西贡小姐》主演的身份站在百老汇舞台中央。演出结束,全场观众起立鼓掌20次。1999年,他凭借《西贡小姐》获得了“美国福克斯演员奖最佳男演员”,同时也被美国媒体称为“百老汇的百年奇迹”,成了无数人口中的“百老汇亚洲第一人”。   “司马懿”三顾成就“诸葛亮”   2001年回国之后,王洛勇陆续参演了一些影视作品,当接到《虎啸龙吟》剧组邀请的时候,他选择了婉拒。“说让我演诸葛亮,这个角色说名士之风有唐国强大哥,说俊美儒雅又有陆毅师弟,这两个诸葛亮都太经典了,这我哪敢去演啊。”然而,没过多久,王洛勇再一次接到了邀请。“我这一次就说我家里有事情,时间上安排不开,也算是拒绝了。”让王洛勇没想到的是,剧组第三次又联系到了他,而这一次则是《虎啸龙吟》的监制、剧中司马懿的扮演者吴秀波亲自做“说客”。“秀波给我发了一个特别长的微信,他在里面就说‘哥,诸葛亮这个角色一定得你来演,你家里的事情要处理多久我都等你’。”被吴秀波的诚意所打动,王洛勇决定接演诸葛亮这个角色。   在确定出演诸葛亮之后,王洛勇开始试着去探究角色的内心世界。“我记得我进组之后,导演跟我说希望我这版诸葛亮能够演出‘宁静致远’的感觉。”这让王洛勇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王洛勇解释,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当一个人内心有太多事情的时候,他会自然地流露出一种疏离之感,而这种疏离之感造成了诸葛亮晚年内心的孤独。   王洛勇告诉记者,在接演诸葛亮之初,他阅读了包括《三国志》《三国演义》在内的大量历史文献,但是却依然无法准确地找到诸葛亮的形象。“史书中的记载是一个形象,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是一个近乎‘神话’的形象。”转了一大圈之后,王洛勇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还是要看诸葛亮怎么形容自己,在《出师表》中他写道‘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其实这就是他对自己形象的一个定位。”王洛勇解释,从他自己的形容来看,他就是一介书生,形象其实跟普通人很接近。“我希望我诠释出的诸葛亮能接近普通人的感觉,至于塑造得成功不成功,那就得观众去评判了。”现在来看,观众的好评如潮,无疑证明了王洛勇塑造的诸葛亮形象是成功的。   难忘和吴秀波的对手戏   《虎啸龙吟》全剧的第一个高潮无疑是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和王洛勇饰演的诸葛亮在祁山前线针锋相对。王洛勇告诉记者,回想起和吴秀波的每次对手戏都十分难忘,“我们两个都是为了角色能掏心掏肺的人,对表演都近乎疯狂。”其中,又以“陇上抢麦”“空城计”两场戏最让王洛勇难以忘怀。   很多《虎啸龙吟》的观众都表示,“垄上抢麦”的桥段几乎成了整部剧的笑点担当,司马懿和诸葛亮的阵前喊话,既幽默感十足又显示出两位大谋士的惺惺相惜。“其实这场戏拍的时候全剧组的人也都笑得不行了,我记得我跟秀波NG了好几次。”王洛勇告诉记者,在设计这场戏时,对原剧本做出了很大的改动。   与“垄上割麦”不同,“空城计”则让主创们绞尽了脑汁。“这场戏前前后后一共弄了两个月,反复地讨论,推倒重来。”王洛勇解释,《虎啸龙吟》希望能够兼顾《三国志》和《三国演义》,“因为‘空城计’本身就是后世演绎而来,我们希望能处理得相对合理一些。”在王洛勇看来,如果司马懿看到一个诸葛亮坐在城头掉头就跑,那是“黑”司马懿,那有没有可能是司马懿故意不进去呢?“所以我跟秀波和导演就商量,能不能用意识流的拍摄手法,让司马懿在潜意识里的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进行对话,让第二自我去点破‘鸟尽弓藏’的道理。当时我们三个人是一拍即合,很快这场戏就出来了。” 新报记者 邵毅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拒绝烟花爆竹
昨日,河东区大桥道小学利用假前w88官方网站时间,开展了
高新区引进人才
截至目前,高新区已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