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www.w88981.com频道 | 津报副刊

和父亲朝夕相处我恐惧

时间:2017-11-19 10:33: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李宁   责任编辑:刘颖

  【有故事的人】 史浩,男,35岁   天津网讯  城市快报记者  李宁 摄影 赵雯晔 史浩从小和父亲关系不好,他甚至恨过父亲,决定将来不给父亲养老。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让自己不再恨,但还是无法正常地和父亲交流。如今,母亲去世,父亲因病卧床,他不得不考虑将父亲接到自己家中照顾。   要和父亲朝夕相对地生活,史浩觉得自己可能接受不了。   故 事   母亲的去世很突然。那天早晨,史浩半身不遂的父亲叫妻子帮他穿衣起床,可一向起得很早的老伴却没回应,史浩的父亲这才发现老伴早已浑身僵硬。   悲伤的史浩迷迷糊糊地办完母亲的丧事,作为独生子,他面临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年近70岁的父亲半身不遂已经5年多,以往都是母亲照料,如今该怎么办?   贤惠的妻子第一时间对史浩说:“把爸接过来吧。”史浩却闷头想了好久,才说:“老爷子不会同意的。”其实,史浩心里明白,与其说是父亲不同意,倒不如说他盼着父亲不同意。自小在父亲的打骂下长大的史浩,小时候对父亲充满了恐惧与怨恨,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自己当了父亲之后,那种怨恨似乎变淡了,但恐惧仍在。这些年他和父亲不是相对无言就是闷头赌气,母亲一直是他们沟通的桥梁。如今桥塌了,他觉得隔在自己和父亲之间的不是壕沟,而是天堑。   史浩的父亲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坚决要求史浩帮他找个保姆。史浩的妻子想劝,但史浩给她使了个眼色,制止了。这不是因为史浩对父亲心怀不满不想尽孝,而是他觉得父亲未必愿意和自己住在一起,面对这个从来没有让他满意过的儿子。   保姆很快找来了,然而,一向对他人很宽容的老爷子却总不满意,直到换到第四个保姆,他才很勉强地说:“凑合着吧。”此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史浩的父亲主要由保姆照料,史浩每周去看父亲两到三次。他从不单独去,每次不是带着妻子就是带着儿子,以缓和两人独处时有可能出现的尴尬。   史浩虽然不时在心里责怪自己不孝,然而这样的日子倒也还算平静。上个月,意外出现了,保姆因为老家有事不得不辞职。那位保姆姓孙,史浩叫她孙姨。孙姨在史浩家工作了近一年,双方虽然偶尔有磕碰,但史浩觉得孙姨心地善良,对父亲是发自内心地关心。孙姨走得很不放心,临走前还专门介绍了朋友来接替她的工作。史浩觉得孙姨介绍的人应该不会太差,但父亲却和保姆冲突不断。史浩问过情由,觉得父亲有无理取闹的成分,但作为从来都不善于和父亲沟通的儿子,史浩除了沉着脸生气,别无他法。   最近的一次争吵后,新来的保姆委屈地要辞职。史浩觉得未必能找到更好的,于是给孙姨打电话,想让孙姨劝劝。电话那头的孙姨犹豫了一阵子,才说:“老爷子太孤独了,他想引起你们的注意才这样。”史浩愕然。孙姨又说:“他其实很想你们。如果有条件就把老爷子接过去一起住吧。老人岁数这么大了,关系再不好,也要包涵包涵,做小辈的要低个头。”这一席话,说得史浩想哭。   当事人心述   我小时候曾有过一个恶毒的念头,那就是等我爸老了以后,我不会管他,让他尝尝自己当年种下的苦果。   平心而论,父亲并不算坏人,尤其在亲戚邻居面前,   他笑嘻嘻地应对每一个人,将所有的苦、累和委屈都带回家中,于是我就成了他的出气筒。小学时,作业没写完被老师点名批评,他粗暴地撕烂了我所有的课外书,扔掉我喜爱的象棋。我哭着求他留下象棋,他抬手就给我一个耳光,训斥我说:“老子累死累活供你上学,你就学这?”那个耳光让我的耳朵嗡嗡作响。一连几天,我既害怕自己因此聋了,又盼着自己聋了,好让父亲的后半生在悔恨中度过。   多年以后,我向母亲提起过这件事。母亲沉默了好久,解释说:“你爸只是对你要求太高。”中国有句老话叫“爱之深,责之切”,但母亲的说法我是不信的。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未体验过父爱,父亲那句“老子累死累活供你上学”已经彻底暴露了他的内心,他将我当成累赘,觉得他的付出最起码应该得到等价回报。   甚至,他睡觉时我不小心发出较大的声音都能让他暴跳如雷,骂我“没教养”。一个父亲说自己的儿子没教养,我不知道如何评价,只是特别想借用网络上著名的那两个字来回应——呵呵。   在父亲的暴躁下,我过的是一种动辄得咎的生活。这种生活会造就两种人:一种小心谨慎,万事如履薄冰;另一种不屈不挠,具有反抗精神。很幸运,我是第二种,没有被他压迫成唯唯诺诺的人。   父亲生病导致半身不遂时,幸亏我已到而立之年,心智已经成熟。我很难说自己不再恨昔日的父亲,但起码已经尝试让自己不去恨。我让自己去关注他花白的头发、颤抖的双手,去凝视他蹒跚的步履,去感受他的痛苦与无力。我的眼泪终于流下来了,但流过之后,面对父亲时,昔日种种总会浮上心头,我一压再压,默默吞咽。   母亲走了。我和父亲彼此接近的唯一道路被堵死了。其实,让保姆照顾父亲,我心中也有太多的不忍,所以尽可能多地去看望他,但一想到以后要在同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我的内心十分抗拒。   如今,孙姨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我既羞且愧,又带着对未来生活的恐惧,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后 话   史浩知道,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把父亲接过来,也知道只要他坚持,父亲一定会同意。然而,他仍旧拖了半个多月都还没有开始行动。接受采访前,他翻看小时候的相册。史浩说,凡是和妈妈一起拍的照片,他必定满脸笑容,和父亲在一起时则很拘谨。他努力想从中找到父亲爱他的印记,然而,没有找到。   专家解读:   放下纠结,接纳父亲   【本期专家】刘少伟,天津市爸妈在线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EAP运营师,擅长企业管理咨询和解决青少年、职场、情感类心理问题   父爱如山,人之常情,然而在史浩和父亲之间却如史浩所言,隔着一条深深的鸿沟,甚至是天堑!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史浩觉得是源于早年父亲对自己粗暴的态度,那让自己即使没有恨也还有恐惧,所以父子无法正常交流,乃至父亲到了如此境地,史浩心里还不能释怀。这让我想起了作家麦家讲述的自己和父亲、儿子之间的隔阂,也是用了18年的时间方得转机。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母的养育之恩终身难报,但“人无完人”,史浩的父亲对儿子的教养方式也有明显不妥之处,这才导致史浩现在如此地纠结。想要破解目前的困局,保姆孙姨的话值得思考。史浩的父亲现在身体不便加上独居,老人的心理压力极大,在深深的孤独面前,尊严也将会慢慢丧失,此刻对亲情的渴求早已超越了父子间的隔阂。史浩可以尝试以接纳的态度来重新面对父亲,同时可以将心中的纠结找妻子或专业人士倾诉一下。不必一味追寻答案,接纳这些纠结,纠结自会慢慢消融。   生活是一列慢车,父母、我们、孩子都在这列车上同行,经历的酸甜苦辣都是生活的一部分,都是这列慢车一路带给我们的风景。祝愿史浩能与父亲及家人共享天伦。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滨海扫描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低碳企业凯莱英以技术创新
“国考”开试
昨日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了解到,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18年度公务员录用考试公共科目笔试当日在全国31个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