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www.w88981.com频道 | 津报副刊

我没有爸爸我恨我妈妈

时间:2017-09-07 10:07:00   来源:天津网   作者:舒阳   责任编辑:秋云

  诉 笛笛 18岁   【倾诉人·事】   笛笛,18岁,是今年的大一新生。即将走入新的环境,她又开始为那件事情焦虑不已——她的身世。直到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在哪里。她担心被新的同学和老师知道这件事,她害怕异样的目光。母亲从来没有告诉过她,甚至她一提父亲两个字,母亲就会突然爆发或沉默,所以最近几年她便不提了,但是心里从没有一刻放下过。   母亲不提,外面的流言却从没停过,有的说她是私生子,除了她母亲,谁都不知道她父亲是谁。还有的人竟然说她是她母亲被强奸以后不得不生下的野孩子……这两种版本传得神乎其神,丝毫没有一个人顾及她的感受。所以从小到大,她都活在一片阴影里。所以,她恨母亲,让她活得不明不白。   在她眼里,母亲就是个怪人,和所有亲戚都断了联系,与姥姥姥爷也不亲近,跟自己好像也总保持着距离,另外就是话少,母亲不爱说话,也不让她多说话,家里经常安静得可怕。而且从小到大,母亲给她灌输的思想就是,这世上没好人。这也让她很早就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我终于要住校了,我终于可以不和我妈住在一起了。这比我考上大学要重要一百倍。我妈那个人,谁和她一起生活都会崩溃的。她从早到晚除了喊我吃饭,几乎不跟我说话。我和她说,她就会嗯嗯几声,要不就直接让我闭嘴,然后来一句,你哪儿来那么多话。所以我们俩都在家的时候,家里也跟没人似的,我在这个屋,我妈在那个屋。她天天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不去她的屋子的,她也不让我去。偶尔我往里面看一眼,就看我妈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要不就是背对着门躺在床上。她也从来不玩手机,其实我妈岁数不大,现在好多大爷大妈都玩,她却不感兴趣。我都想好了,正好她没有微信,我上大学以后不方便和我联系。我估计我妈也愿意我离她远远的。她这个人,对谁都是冷冰冰的。   可是你说她对我不好吗?那也确实冤枉她了。她一个人上班挣钱养我,现在又供我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好大学吧,不过起码我也算大学生了。我知道不容易,但是哪个母亲为了儿女不都这样吗?可是像我妈这样对我常年冷暴力的,应该是相当少见了。关键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对我。明明是她没有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现在却好像我犯错一样。这个话题是我们家的禁忌,以前我每次问我爸是谁、在哪里,我妈要么沉默得可怕,要么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这也是我妈和我姥姥姥爷之间不能碰触的话题,印象中我就记得有一次他们之间说起,我妈一直在重复一句话,别问了别问了,然后我姥爷当时就给了我妈一记耳光。所以说,我妈和谁都不亲,和我姥姥姥爷如此,更别提亲戚们了,几乎都没了联系。   这一切应该都和我的身世有关。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爸爸,家里也没有一个人和我提起过。小的时候不懂事,就是看别人都有爸爸妈妈,而我只有妈妈,有些奇怪。所以我也会问我妈,我爸呢?我妈最开始说我爸死了,我就问死是什么意思,她便不再说话了,如果我再问,很可能就会挨打。可是和小朋友们一起玩的时候,他们都说我没有爸爸,我也不敢和他们打架,只能躲在一边哭。我当时心里想,等我爸爸回来的那一天,一定要他陪着我在家门口走一圈,告诉他们,我有爸爸,我爸爸回来了。   后来大了懂事了,我陆续听到了一些传言。我天真地以为能从中获得一些信息,好让我去找我爸爸,谁知他们所说的,简直让我难以接受,在我本来就脆弱的心里投下了更大的阴影。他们说,我妈是未婚先孕,我爸是谁,除了我妈没人知道。当时我姥爷和姥姥为这事儿都快和我妈拼命了,逼她把孩子打掉,我妈偏不。他们又逼我妈说出那个男人,也就是我爸是谁,我妈也死活不开口。他们甚至强拖着我妈去医院打胎,我妈半路上跑了。等我妈再回家的时候,我已经过完百天了。所以我妈究竟跑到哪里生下的我,之后又是谁照顾我们,到今天都是个谜。   比这个说法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他们居然纷纷在传,我不是私生子,我根本就是个野孩子。是我妈有一次下夜班的路上被人强奸,谁成想竟然怀孕了,等我妈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没办法做流产,只能引产了。我姥姥姥爷也没办法,因为医院说如果强行引产,我妈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就在这种情况下出生了。这两种传言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扎在我心上,可以想见,我是个多么不受欢迎的生命,我是个多么尴尬的存在。所以我这十几年,没有一天是开心的,我总觉得别人的目光投射在我身上,充满了怜悯和不屑。这也造成了我每到人生的一个新阶段,每次要结识新的同学、老师或朋友的时候,心里都会不安。我不愿意他们知道我的情况,可是这种事情总能像瘟疫一样让我无处可逃。   在花季一般的时光,我的快乐也是逃得无影无踪。其实我现在都习惯了,所以宁愿我妈别搭理我。要不然她一开口,就全都是负能量。在她看来,这世界上就没一个人是可信的。我感觉她连我都防着,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防的。所以我现在经常佩服我自己,在这种家庭氛围下长大,有如此不一样的母亲,我都没有学坏、没有变抑郁,还考上了大学,想想也挺不容易的。我计划大学毕业以后考研究生,然后找工作、结婚,那样就能永远不回家了。   【来言·去语】   舒阳:永远不回家?永远也不见你妈妈了?   笛笛:我知道那不可能。我妈虽然不喜欢我,但是还没有到不要我的地步。   舒阳:每个母亲都是爱孩子的,只是你妈妈的方式方法有问题,也不会表达自己。   笛笛:而且她也欠我一个完整的家。   舒阳:需要用“欠”字吗?何况你妈妈也不想的,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好言说的难处。   笛笛:那些传言,实在是……我感觉心理阴影会跟着我一辈子。   舒阳:你自己也都说了,那是传言。   笛笛:无风不起浪,大家为什么不传别人?   舒阳:你这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了。   笛笛: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这有错吗?   舒阳:没错,但是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过好今后,而不是纠结过去。   【舒阳随感·受伤】   在一些人看来不会成为问题的问题,在另一些人那里也许就是绕不过去的难题。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珍惜自己拥有的,因为很可能你忽视的东西,别人却求而不得。也许每个人在一生中都会遇到无解的题目,第一反应往往都是要一个答案。是摆正心态去要,还是带着情绪去要,结果自然不尽相同。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害最爱你的人。因为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用最残酷的方式对待最亲近的人。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滨海扫描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低碳企业凯莱英以技术创新
“国考”开试
昨日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了解到,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18年度公务员录用考试公共科目笔试当日在全国31个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