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www.w88981.com频道 | 读书

座无虚席的列车,命中注定的旅程

时间:2017-09-07 10:10: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李宁   责任编辑:秋云

  一节豪华车厢、一名死者、十二名嫌疑人,再加上名侦探波洛,构成了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久负盛名的作品《东方快车谋杀案》。   阿加莎1890年生于英国,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w88官方网站,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福尔摩斯的故事。她一生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如《ABC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等,作品畅销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她创造的侦探波洛和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   阿加莎数以亿计的仰慕者中不乏显赫的人物,其中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前法国总统戴高乐。当年,根据《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的电影上映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出席首映礼,以表达一个资深粉丝对阿加莎的敬意。   《东方快车谋杀案》自1934年出版以来,被翻译成多国文字,行销世界,仅中文版就至少有五个版本。近日,新星出版社推出了这部作品的精装纪念版。   在那个时间段,东方快车本不是什么热门路线,却在那一夜座无虚席。用列车员的话来说,“全世界都决定乘今晚这趟车”   如果不是遇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列车公司董事鲍克先生,名侦探波洛必将错过这趟火车。然而,就像乘客伯爵夫人后来所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尽管颇费周折,但在鲍克的干预下,波洛最终上车了。   于是,列车的卧铺车厢内,除波洛外,最终会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十三名乘客,其中包括波洛之前在饭店偶遇的雷切特先生——一位有着绅士般外表却被波洛觉得“像野兽”的人。列车上,他向波洛声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愿意支付很高的酬金请波洛保护他。然而,波洛对他并无好感,不为所动。   晚上,雷切特死了。他身中十二刀,其中三刀足以致命,还有些伤口很浅,甚至刚划过肌肤,更奇怪的是,有些伤口像是左手砍的。在雷切特的房间内,波洛和医生发现了一个被砸瘪了的怀表、一个烟斗通条、一个绣有H的手帕、几乎全部被烧毁的恐吓信。怀表的时间,定格在一点一刻。   此前,列车因为大雪被迫停车,车窗外没有脚印,这节车厢通往其他车厢的门是关闭的。由此,这件发生在移动列车上的命案,成了密室杀人案。   波洛不愧是侦探界的大佬,在无法和警方取得联系的情况下,很快弄清了雷切特原名为凯赛梯,是一名可恶的绑架集团成员,曾绑架了阿姆斯特朗少校的女儿并将其杀害,造成了阿姆斯特朗夫人因伤心过度产下死婴,之后夫妻双双自杀,保姆也因为无辜被怀疑而跳窗自杀。凯赛梯却靠着金钱和法律的不完善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本无意于接手这件命案的波洛,在鲍克的委托下开始调查。列车员和十二位乘客被一一盘问。他们中有些人可能有杀人动机,可所有人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且,不止一位乘客提到了一位身穿红色睡衣、个头不高、有点娘娘腔的人,而列车上的人都不符合这些条件。   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他藏起来了,或是从这列火车上蒸发掉了……名侦探对案件的兴趣越来越浓厚。   即使你猜中了开头,也永远猜不中结尾,这是阿加莎小说的一大特点。她写过很多的谋杀,无一例外地不做血腥的渲染,但所使用的方法却决不雷同   这部小说也是如此。阿加莎对雷切特的死状没做过多描写。她在意的是推理过程所带来的乐趣,并且平等地为所有读者提供了和波洛一起破案的平台。   有一类侦探小说,侦探比读者掌握着更多的信息,有时候侦探还会进行一些秘密调查,而后在关键时刻推翻他人,特别是读者根据此前线索得出的结论,而阿加莎并不这么干。   阅读阿加莎作品的乐趣就在于,侦探本人没有掌握比读者更多的信息。具体到这个案子中,波洛对案情的掌握进度,几乎是全程直播给读者的。而且,这位尽职的侦探先生还不时将纷乱的头绪系统化,甚至列出了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问题,并给出各种可能性。   比如在《东方快车谋杀案》中,波洛画出了车厢的平面图和每个人的位置,列出了十二位乘客可能的作案动机、不在场证明、疑点以及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最终总结出需要解决的十个问题。于是,读者会忍不住像书中的人物一样,根据现有的证据不断进行各种推理,从而进入思维的大冒险中。   当波洛让鲍克先生闭上眼睛去思考时,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被呈现出来了。没有其他新的证据,突破口是通过案件中的细节打开的,这也是阿加莎常用的方式。具体到这个案子中,这个关键性的细节是,波洛根据伯爵夫人护照上首字母处的油渍和包厢铺位上被弄湿的名帖,最终确认伯爵夫人是当年痛失爱女的阿姆斯特朗夫人的妹妹……   虽然有了层层推理,但结果还是令人难以置信,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这就是阿加莎。   阿加莎的作品历来直奔主题,很少做感情方面的铺垫和描写。在这部小说中,即使描绘阿姆斯特朗家当年的惨案时,也是一笔带过。然而,小说引发的关于人性方面的思考甚至争论却从未停止过   毫无疑问,能设计出这样缜密的杀人计划,设计者是一个理性的人,然而一个理性的人却采取了杀人这样一种非理性的方式,为什么?   其中一位“复仇者”给出的答案是:这可以让人不知道那致命的一刀是谁砍下去的。于是,这种说法又引起了这样一种疑问:这样设计,到底是因为想让杀死雷切特的凶手后半生不至于自责,还是因为不敢承担?   小说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数字,就是“12”。在西方,这是陪审团的人数。于是,有不少读者将这次谋杀定义为当之无愧的正义之举。然而,这能成为杀人的理由吗?对阿姆斯特朗家的爱和对雷切特的恨,能支撑凶手多年不忘报仇并且不断演练杀人的方式吗?   尽管被害者罪有应得,但这些思考,从未停止。至于结论,波洛的处理方式或可以看作阿加莎的态度。   这位洞悉一切的名侦探最终给出了两种结论,供鲍克先生选用。第一种结论,就像表面证据显示的那样,车上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据,自然都不是凶手,而真正的凶手,已经在中途逃走了;第二种结论,则是真相。   鲍克先生选择将第一种结论提供给当地警方,而医生也说:“至于医学方面的证据,我想,——呃——我可以作一二处奇妙的修改。”   “那么,”波洛说,“由于结论都已经摆在你们面前,我可以荣幸地告退了。”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阿加莎式的,不拖泥带水,又令人回味无穷。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巨型花篮露芳容
当日,天安门广场“祝福祖国”巨型花篮基本布置完毕。
两节出境游如何避"坑"
一些游客在出境跟团游过程中遭遇“人在囧途”。